-

特别懒

提前致以歉意

真诚对我来说着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我的脸是没有面具好看的,摘下面具对我来说带来的是裸奔一样的羞耻感。实际上我能感受到一种无能为力,在构思到将之付诸于纸上的这个过程里,我无数次隐隐约约地感受到我自己,我努力地想要把我自己赶出去,结果连这种努力也一起投射到里面去,这让我觉得格外恶心。我无法喜欢我的创作,因为那是一千张镜子,真实,无法欺骗,无法被欺骗。我也格外讨厌我那些剖析内心的句子,与其说是审视自己,倒更给我窥视的感觉。自己窥视自己,听起来还挺怪。
我想逃避我自己,无论此时我多有倾诉欲,在发出的一秒后我便无法直视我的面具和我自己。我也无数次说服过我接受,或许连同面具一起接受,可没有什么用处。我向我自己坦诚,明白我不真诚的原因之一是虚荣心,我想要得到虚假但更加火热的爱。不过反正它是给我的面具的,互不真实,虚假得刚刚好成双成对,虽然的确也更让人惶恐。当然,也没有人不渴望有真实的喜欢,好得到一个借口顺理成章地苟延残喘,所以我也俗套地和自己打过赌,全押在别人身上,然后我输得一败涂地,只好再把面具戴起来。是有点愚蠢,期待得过于沉重只会害人害己
啊,还有一点。真诚地面向所有人实在太难。人们不在意,轻而易举地就能依据自己的经历议论纷纷。我窥视我,太过明白我不想看到的是哪一段往事,可要我把我的痛苦写出来,只徒增了他人的笑料,方便她们的心中进一步增添一份我软弱又可恨的凭据
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段惹人发笑的撒娇话。过一分钟我再来看,就会重新开始恶心自己。再过一分钟后我已经不想再记起我浪费时间来尝试被理解,只会想迅速入睡,好换来明天一个兴高采烈的面具。但无论如何,在一分钟倒计时结束前,我凭借短暂的冲动,将自己彻底放进来。甚至有一种得到解放的快感,这很有趣。并且,我为我短暂的真诚面对这份渴求感到踏实与高兴,在此就形式性地为我明天以及以后的面具抱有一丝丝歉意好了

评论(2)

热度(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