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过去的一些还未曾属于过去

我又买了很漂亮的信纸。但实际上我在它到的前一天就按捺不住,跳下床把那些想说的话用三张白纸写完了。现在我把它们塞回书柜,再把自己放在枕头上。我不知道这些信纸买来有什么用,本想落在他们身上的字全都去了别处。没有其他要说的话,也没有想要说话的人,我白花了一笔钱。至少在我再次想念你之前,我白白花了一笔钱。
说到想念,这又是一件更加奇怪的事情。我不知道我想念的是你,还是突然想起我还在喜欢你的这件事。但确确实实的,我总时不时地渴望你,我无数次的梦总告诉我这点,梦醒之后长久的发呆也告诉我这点。可我也不太想与你聊天,我现在还在想要不要把那些话寄出去。我在想或许你不需要知道那些了,或许我也不需要让你知道那些了。那些甜腻的叫人发疯又流泪的心情也好像梦境一样,在漫长的发呆中被渐渐抚平,直到下一次梦境再度降临

评论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