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他们

*《荆棘王座》西泽尔x原纯cp

* 原著背景,部分剧情参考《风玫瑰》

* 有私设,OOC慎

* 题目来自上海市历届高考语文作文命题

——————

“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么,我亲爱的夫人?”他们在舞池中央旋转着,“他们都在看着我们呢。”
原纯翻了个白眼。有谁会怀疑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一对夫妇?他们贴得这样紧!以至于西泽尔的气息都死死地环绕着她,连西泽尔每发一个音节时的热气都在摩擦着她的肌肤。他们不停地旋转着,西泽尔的脸时而靠近时而远去,但一直在她的眼前注视着她。原纯直视着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它们看上去那么漂亮那么含情脉脉,让她说不出太刻薄的话。
“你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她轻笑着回答。
“你也是。”西泽尔回答道,语气一如既往地冰冷,但也正如原纯所想。她耸了耸肩,笑靥越发妩媚,带着得胜般的骄傲。
西泽尔注意到了原纯微妙的笑容,他微微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面无表情地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又重新贴近了距离。他们现在正脸贴着脸,显得无比亲密,非常受人瞩目。但原纯知道她亲爱的丈夫又只是在借着这个暧昧的姿势观察舞池里那些达官显贵们。而她同样也在顾盼生辉,她要好好选择下一曲共舞的人选了。
“像你们东方的水墨画么?”西泽尔突然说,热气喷在她的耳垂上。她忍不住一个激灵,迅速地拉开距离。他们又再次对视着旋转起来,西泽尔的脸又在她的眼前了,他看上去也有些惊讶于原纯的反应:“怎么了?”
原纯定了定神,妩媚的笑容又出现在她的脸上:“你的问题吓了我一跳。”
西泽尔定定地看着他的妻子,突然又把头凑在了她的耳边:“难道在我的妻子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么?”他的声音低沉地响在原纯的耳边,热气不断地喷在原纯的耳上,让原纯头皮发麻。她下意识地后仰了,掩饰般轻笑,弯曲的脖颈如天鹅般柔美。她得逃开这种调情般的挑逗。
可西泽尔却步步紧逼地贴着她,热气在脖颈处灼烧着她。男人突然不再是彬彬有礼的丈夫了,他像是一匹黑狼,死死地靠在天鹅美得让人心颤的颈上,贪婪地嗅闻,在防止猎物的逃脱的同时等待着咬下的机会。
“西泽尔!”原纯再也忍受不住,终于发声轻斥。她能感到西泽尔的鼻尖擦着她的肌肤,带得她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男人的手用力一扶,她顺利地仰了回来,优雅有力,引来一片赞叹声。原纯看见西泽尔脸上难得的笑容,狠狠地哼了一声。
舞曲恰好变调,她断然放开了西泽尔的手,在旋律的最后旋转出去,裙子散开成一朵鲜花。她向一位男士伸出了手,但西泽尔却猛然上前,优雅但不容抗拒地将她推回自己的双臂间。绽放着的花朵又变为含苞欲放的样子,裙摆卷在原纯的腿上,将女人腿部的线条流畅地勾勒出来,然后再次散开在这对夫妇的脚边。
那位男士一愣,然后露出了然的微笑。新的一曲,瓦伦丁公爵夫妇依旧是焦点。
原纯皱着眉,盯着丈夫那张又变得没有表情的脸:“干什么?”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就想走了么?”男人又凑近她,低沉的嗓音里情意绵绵,“亲爱的夫人,你的丈夫会很难过的。”
原纯在心底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她可不相信他的这些花言巧语,对比起他在宫殿里无数的冷言冷语简直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嫁给了一个失心疯:“你真的很难过么?”可她咯咯轻笑着,手弹琴般在西泽尔的胸膛上逗弄,“亲爱的丈夫,那你应该多看看我,不然会被我踩到的。”
西泽尔看着自己狡猾的妻子。她精心打理的长发倾泻而下,直捎着西泽尔扶在她腰间的手。她微笑着,在旋转中紧紧盯着西泽尔的眼睛。
他突然有些后悔将她推回自己的臂弯了。
“该死!”他突然骂了一句。
“怎么?”原纯扬起眉,“我可还没来得及踩到你呢。”
“别那样子对你的丈夫。”西泽尔警告她,“还有……”他顿了顿。原纯盯着他的眼睛,耐心等待着他的后文。
“别那样看着我,那让我该死地想吻你。”他别开了头。
这句话来得太过突然,不知道是西泽尔一时兴起的演出还是情真意切的情话。原纯盯着那双看不出任何情感的眼睛,突然扯出一个邪恶的微笑来。
“那为什么不呢?”她凑上去,保持住一个若即若离的距离,轻轻地把香气喷在他的嘴唇上,像是邀请,或是诱惑。
西泽尔一愣。但他在一刹那就明白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之前他挑逗了她,而现在她依旧以为他是在演戏或者挑衅,还试图对他发起反击。
女人的眸子水光一样潋滟着,黑白分明,干净得彻底,又处处透着魅惑,像是水墨画,连留白都让人心驰神往。
西泽尔觉得是时候告诉这个女人他并非总是在演戏,那样太累了,他偶尔也想说点真心话。他还得感谢一下他的妻子,让他只需要把头稍微往前一点点就可以了。
他能感受到原纯嘴唇的柔软,像是亲吻花瓣;同时他也能感受到原纯的僵硬,他甚至可以在她纤细的手臂上摸到立起来的毛孔。他们四目相对,互相瞪视着对方,明明是在接吻,却更像是武士大战前的对峙。
他恶趣味地舔舐着她的贝齿,毫不意外地感受到原纯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他。她整个人都在抗拒着,但却并不想认输退却。但女人的香气欢迎着他,他没有想过亲吻这个女人会是这样的感觉,美好的让他想要闭上眼去,只一心享受这一个吻。
在他彻底沉迷或者原纯咬断他的舌头之前,他识趣地撤退了。周围满是暧昧的起哄声,大家兴奋地议论着瓦伦丁公爵夫妇的如胶似漆,连跳几曲舞都情不自禁。
“你还没有回答我之前的两个问题呢,夫人。”他抵住她的额头,“别愣神,我可不想被你的高跟鞋踩到。”
原纯抬起头来,舞曲已经奏到了末尾,她索性就着最后那一下高昂的节拍狠狠踩了西泽尔一脚。周边爆发出善意的大笑,东方的公主也许是害羞了。
原纯无声嘟囔着,在心里默默地问候了全场人的祖宗,哪怕他们的姓氏有多么尊贵。西泽尔的脸微微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太痛还是想笑,原纯倾向于后者。
她就着换曲的间隔切出了人群,连跳几曲已经让她足够疲惫,而且她不认为在自己的那一脚下她的丈夫还能充当她的舞伴——既然她能将孱弱的某某公爵之子一把推翻,自然也能让瓦伦丁公爵的脚暂时不能灵活自如地行走——而且她还穿着那么高的高跟鞋。
她想着,忍住了大笑的冲动。她丝绸一般穿梭着,走向自己常坐的位置。她有意无意地四顾,引来了无数道火热的目光。
该死!她突然想起今天参加舞会的目的。但经过那段过分的表演后,恐怕今天——甚至一段时间里那些男人们对会对她有些回避了,谁愿意光明正大地招惹一对恩爱的夫妻呢?而罪魁祸首、她“恩爱”的丈夫跟在她身后,夸张地一瘸一拐。西泽尔捉住她的丝巾:“这时候不来一个吻安慰被你踩得半死的丈夫么?”
原纯扭身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西泽尔慢悠悠地坐到她的身侧的沙发上:“你需要我的吻做安慰么?”
西泽尔耸耸肩:“你在生气么?可我觉得我才是那个有资格生气的人。”
“不好意思?”原纯拿了自己的扇子,懒懒的扇。
“随意放开丈夫的手可不是妻子该做的。”西泽尔说得随意。
“你眼睛乱瞟就是该做的了?”原纯翻了个白眼,顺带观察了四周。这个角落远离舞场,偏僻而狭窄,所有人都刻意和他们保持了距离,他们的善解人意让她现在大可放心在这里小声说点话,“社交舞会绑定舞伴对你我毫无意义。”
“不要吃醋嘛。其实我一直在看着你,我亲爱的公爵夫人。”西泽尔却微微笑着,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
“一直?我亲爱的丈夫。”原纯散风的手顿了一下。
“从一开始我就看着你了,你大概觉得我在看其他的人——美人吧?”西泽尔看见原纯的脸色一变,笑得更加愉快了起来。“你耳朵红起来的样子很想让人咬一口。”他跳得也有些累了,坐在沙发上松了颗扣子,呼吸有些微微的急促:“不用担心,我亲爱的夫人,在我的心目中你是最美的。我的眼睛绑在你身上呢。”
“是吗?那么我亲爱的丈夫,你解开扣子的样子很是性感,让人非常想吻你一下。”他听到女人恶狠狠的声音,调情的话被她说得快又急。
不待他反应过来,女人已经俯下身子封住他的嘴,动作和她的语速一样快。他愣了一下,女人的主动让他有些吃惊。原纯身上香气扑鼻而来,是东方的熏香味道,馥郁芬芳。女人的嘴唇格外的柔软,呼吸喷在他的人中处,让他整个人奇异地酥麻起来。
他下意识地开始回应她,这个印在唇上的亲吻太轻柔,让他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那种想要闭上眼的冲动又涌了上来。
但是下一秒他的鼻子被狠狠捏住了,他微微皱眉,疑惑地看着那对近在咫尺的眼睛。妻子的眼睛里带着狡黠的笑意,藏着别样的风情……和危险。西泽尔打了个寒战,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喉咙里冲进原纯狠狠喷出来的气息,如她的吻般甜美温热,但是爆裂而凶猛,直达肺部。
真是别开生面的安慰。他听说过原纯用这个把戏震慑了学院里那群顽劣的贵族,却从未想过自己也能体验一回。在外人看来夫妻间的这个吻如此亲热,妻子主动索吻的场面缠绵香艳。可只有他知道那种痛楚感,好像吞入了一口巨龙的吐息。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感觉差一点点自己就会因窒息而死。

周边响起暧昧的低语,西泽尔都不想去想他们到底是怎么脑补这个吻的。他突然感谢起他是坐着的,让他的瘫软看上去没有那么狼狈。
而那个女人这时候才得意的笑起来,她说:“愉快的夜晚,对吗?我亲爱的、不解风情的、眼睛一点也不像水墨画的丈夫?”她这时候就像说情话一般轻柔了,掐准了西泽尔不能立即反击她。
很好。西泽尔想。这下两个问题一并回答了。可是正如原纯所想的那样,他的确说不出话来,他的肺痛的快要炸了。他看着他亲爱的妻子,她的眼睛还在他身上打转,也许还在寻思在他身上印上个牙印或者别的什么来报复他。
但是他忍不住笑了,他们是盟友也是敌人,彼此之间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尔虞我诈,并乐此不疲。但这样才有意思。
他想着,拉扯开自己的领口,仰着头咳着。那女人果然俯下身来,咬住他的喉结——温滑的触感,女人舔弄着他因喘息而上下滑动的喉结,爱抚般轻柔,然后是突然的痛,他哼了一声。
原纯拉开了距离,满意地看着自己在西泽尔皮肤上面留下的印记。她看出来西泽尔拉开领口时眼里满满的嘲弄,像是料定了她下一步的行动。而作为挑衅她的代价,他出去与哪位公爵小姐会面时,得好好留意一下自己的脖颈了。
她又微笑起来:“不要玩火,容易烧着自己。我亲爱的丈夫。”
男人回敬了她:“你也是。我亲爱的夫人。”
他们是盟友也是敌人,彼此之间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尔虞我诈,并乐此不疲。但正因为如此,才更加有意思。
原纯想着,转身娴熟地点了两人喜爱的饮品。
夜还长。他们之间的战争,还尚未分出胜负来呢。


===========

想写出两人互撩互攻的感觉,最后还是勉强了,有空再改。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1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