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不可无一,不可有二

*《荆棘王座》西泽尔x原纯cp

* 原著背景,部分剧情参考《风玫瑰》

* 有私设,有加图单箭头原纯,刀向,OOC慎

* 题目来自上海市历届高考语文作文命题

————————

加图想不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感觉,也许有讶然吧,抑或是惊艳吧。他也想不起和她相处时的感觉,也许有坠入爱河的苦涩吧,抑或是若即若离的不甘吧。

唯一清晰的印象,是“独特”。

他看过太多女人的娇弱,香粉缠绕着她们,让她们脆弱又阴冷。而那个女人不同,她的孤独是一柄东方的古剑,荒凉锋利;她的柔弱是一株东方的兰花,亭亭玉立。她是从深林缓步而出的猛兽,她微笑,她咆哮,一瞬间便使凡人们仓皇失措。

他还想得起来女人的身体就像她故国的丝绸般光滑细腻,单是轻轻触摸便让人心神不宁。树影打在她的背上,黑白分明,剪影般动人。但这份动人偏是一处荒凉的古迹,那些犹自美好的直栏横槛供他随意观赏,但他已永远无法得知它真正承载了什么情感。他已尽他所能,仍旧无法能够看到她的真心。这是一本古籍,他无力攥写,无权翻阅。

也许唯一能够步入她内心深处的只有她的丈夫吧?无论夫妻关系是否只是有名无实,那个黑发青年对她来说都可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但加图已经无法去求证这个想法了,他永久地失去了那个机会。和她的最后一面,是与碑文的相对无言。而她的丈夫一身黑衣,带着大战后的憔悴站在她的坟墓旁边。

加图握着他的手时,突然想放声大笑。

她的美那样独特,那样骄傲如斯,那样惊心动魄,可瓦伦丁公爵只会觉得他的妹妹,那朵温室里的玫瑰是最惹人的吧?也许为她补办的这一场简陋的葬礼就是他对她的全部感情了吧?她就为这样的男人喝下了致命的毒酒?他能感到有一种恶心的感觉从他的胸腔升腾而上,堵在他的嗓子眼。于是他忍不住开口,带着连他都吃惊的颤抖,带着那份一直淤积在他心里的恶意。

“……她几乎用她独特的美征服了翡冷翠的每一个人。”

他并没有看到他所渴望的大堤崩塌般的崩溃神情,但西泽尔暗沉下去的脸已经足够让他满足得发狂。

黑发青年看上去的确有些失神了,他沉默了好一会,才突然低声道:“她独特的美征服了翡冷翠的每一个人。”

然后他便松开了加图的手。加图看着对面的公爵,那双眼睛黑得像是深渊,让他根本看不清究竟里面有多少悲伤。

有个健壮的青年从加图身后走上,有点担心地开口:“老大,你最近还是没有怎么好好吃饭吗?”

西泽尔顿了顿,看了一眼墓碑,而后冷冷地说:“也许还是不习惯在用餐时没有一张刻薄的嘴脸吧。”他的神色再次坚硬得让人无法看出半点悲伤。

刻薄么?那位女人刻薄么?加图的脑子里只剩下她美丽的模样了,她吐出的情话那么甜蜜,她久久凝视远方的神情那样悲伤,她竟有刻薄的样子吗?他愣愣地想。隐隐约约地,加图感觉自己已经证实了他不愿面对的一些东西。

可那位健壮的青年还在吵着,让加图心烦意躁:“的确,老大的宫殿没什么人的话就空得太恐怖了。”

黑发青年这次没有再停顿,他流畅而自然地说道:“大概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人了。”

大概以后即使有人走进,也只是空而冷的宫殿了。

健壮青年显然是愣住了,挠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而西泽尔则是最后抚摸了一下墓碑,然后跌跌撞撞地走远了。

加图默默地目送他远去,接着俯下身去看那些碑文。

“纯·博尔吉亚夫人”

“丈夫西泽尔·博尔吉亚立。”

连表示心情的词都不曾刻上,就此两句。

但也就此两句,没有多余的了。


============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17)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