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穿越沙漠和自由

*《荆棘王座》西泽尔x原纯cp

* 原著背景,部分剧情参考《风玫瑰》

* 有私设,刀向,OOC慎

* 题目来自上海市历届高考语文命题作文

——————————

原纯沉静地看着使者,美酒在灯光下呈现迷人的琥珀色。她端起来,一口饮尽,仿佛饮下诀别友人的佳酿,唇齿留香。

酒杯被稳稳放回桌上,原纯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得发疼,仿佛行走在沙漠中。可她微笑起来,眼睛亮得像是黑夜中照亮一切的火,驱走了沙漠里妄图啄食腐肉的秃鹫。
她抽出青丝,割开身后鲸骨的绑带,款步而行。疼痛已经开始在骨髓蔓延,一点一点击打着她的神经,让她想起最初学习西方礼仪时的痛楚,血流进鞋里,但她咬着牙,一次又一次再次挺起她的脊背。
她缓缓行走着,高跟鞋在大理石砖上击打出清脆的声音,在空旷无人的宫殿中寂寞地回荡着。仆从们早已被遣散,她用曾被原诚赞誉为步步生莲般的步伐坚定地走着,仿佛回到那些彻夜练习的夜晚。那时马库斯说她是游过热铁的蛇,而此时她觉得她现在是即将穿越沙漠的旅者,正在完成她最后的征程。
她漫目过去,华丽的长廊里只余她一个人,沙漠般荒芜,让她想起她初来的时候。
原纯嘴边仍旧带着微妙的笑意。她初次步入这个宫殿时便明白了这个宫殿的华而不实,就像它所处的国家一样的荒芜,阴冷得如沙漠的极夜。在这里没有她渴望的东西,没有东方的素与孤独,只有纵欲与堕落。花就是蓬蒿,底下掩藏着无数的扭曲的枯骨。马库斯为什么要盛赞这个地方?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春天纷纷扬扬的花事伴着子规与笛飞入整个宫殿,没有夏天的鸣蝉和装着冰块的大缸,没有秋日的归雁和挂起的薄纱,没有冬天凛冽的梅花和雪飞落在窗檐,有的只有虚伪与交欢,面具上孔雀的羽毛肮脏得让人作呕。
她终于走过了那条她熟悉的长廊,将一切往事抛在了身后。她无时不刻想要逃离这里,而她终于选对了方向,也许在她喝下那杯酒时她就已经成功地走了出去了。
她的眼睛愈加亮起来,像是沙漠中熊熊燃烧的火,点燃了那些随风而走的蓬蒿。
但她愣住了。眼前那个男人站起来,他的酒杯落在地上,应声碎裂。闪电在他身后狰狞地闪烁,在地上拉扯出一个孤独的影子。他沉默地盯着她,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他的表情有多么悲伤。
西泽尔,她的丈夫。
她是来告别的,还是来送别的?
她仿若穿过了云层,回到了初次步入翡冷翠的那天。青丝贴着她的大腿,寒意直刺骨髓。
酒液流淌在地板上,她缓缓倒在西泽尔的怀中。
她还是无法走出这个荒芜的沙漠。她恍惚间看到街道的杨花开得正好,是归家的好景色。老爹原诚在树下擦着他的长枪,母亲把他肩上的落花掂起。
对于母亲来说,晋都也是一个沙漠吧?荒芜的,寂寞的,阴冷的,枯竭的。她与母亲都没有走出沙漠。但马库斯为什么要盛赞这片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她现在终于明白了。
她早就可以离开了,牵扯住她的不是翡冷翠的荒芜,而是她的爱。西泽尔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个。原纯再次微笑起来,她用最后的力气牵扯起邪恶的笑意。她要以她的胜利与他告别了,哪怕他走到什么玫瑰盛开的地方去,他与她的战役都将以她的胜利告终!她得意的要哼起小曲儿。
她明白了,所以她胜利了,也自由了。
毒素在她的血液中翻滚,她忍不住眷恋起这个世界,又忍不住期待起死亡。
这片沙漠,她葬身于此,但她终究自由了,原家的女儿,永远是自由的,什么都无法束缚她,什么都不可以!
不需要哭泣,不需要遗言。困顿于沙漠里的行者饮下鸩酒,临近朝阳的星子暗淡了下去,但她听得到自己在纵声高歌。
我敬往事一杯酒,从此以后,饮尽八世轮回水,再也不见这明日黄花,故里旧人。
我为你饮这一杯酒,从此以后,任凭山长水阔,物是人非,我都在这里了。
你会记得我么?你一定要记得我。

 

西泽尔掏出火柴,有点生疏地点燃那些从东方运来的纸张,它们迅速地焦黑,然后蜷缩起来。冉冉升起的黑烟让屋子看上去不是那么冰冷单调了,但呛人的气味也让西泽尔的胸腔翻江倒海。
那个女人把这个视为哀荣只是为了折腾自己吧?西泽尔在心里默默猜着。他不断眨着被眼熏得酸涩的眼睛,但还是不断地打着喷嚏。
连教堂那些冗长的葬礼都比这个简单吧?毕竟那个女人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怎么烧东方的纸钱,他生疏得有些狼狈。浓烟继续弥漫,呛得西泽尔忍不住皱起眉来,只能退开到一旁,远远地望着那些飘散的烟。但他依然没有拿水去泼灭它们。烧焦的味道确实让他难受,但既然那个女人说这是东方的哀荣,那他就不会去浇灭它们。

他默默地看着那些纸张燃尽。原本肆虐的烟渐渐飘散开了,旺盛的火苗也弱下去了,这座宫殿的温度也好像也随着纸张的熄灭而再度冰冷下来,又变回了那种死气沉沉的阴冷荒芜。
就像她离开的那一瞬间,和以后。
他又站了一会,然后便离开了。他不知道他究竟爱不爱她,就像他一直没有留意她陪伴在他身边的原因。这就是他能给她做的最后的身后事了。那个女人说得对,哀荣只能安慰生者。他反手叩上大门,把那座布满灰尘的城堡留在了身后。
那里冷的像沙漠,而他是永埋其中的枯骨。


=============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