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内心的坚硬和柔软

*《荆棘王座》西泽尔x原纯cp

* 原著背景,部分剧情参考《风玫瑰》

* 有私设,刀向,OOC慎

* 题目来自上海市历届高考语文命题作文

——————

他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夜半时分醒来。兵刃的撞击声和火药的爆炸声还回响在耳际。
他抬起无光的眼睛,看着自己身上象征权力的袍子,华贵地如一件囚服。
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他都要麻木得遗忘了,在鲜血淋漓之间,在权术之中,他究竟如何活下来的?是因为与生具来的可怕能力,还是因为手上沾满无数人的鲜血,还是因为弄权的手法太过高明?他不知道。他背叛与被背叛了太多次,早就失去寻常人具有的感知了。
所有人都背叛了他,可他最终还是坐在这里,至高无上,无人并肩。
他低沉地发出笑声,如同夜鸦的哀鸣,嘶哑得如哭泣。
还有什么人么?雷,李斯特,楚舜华……连阿黛尔从东方回来后都违逆了他……东方?
东方?
东方。
他突然想起来了,自始至终,有人一直陪伴着他,与他背靠着背,直到走到她自己的生命尽头。她离开了,可又从未离开。
自始至终没有离他而去的,只有这个人。
无论是罪孽多么深重的人,也渴望被上帝拥入怀中吧?纵使他明白他是恶魔之子,纵使他手上沾满血污,纵使他为了欲望而冷血无情,纵使他已有了深至地狱的觉悟,他也期待着那个归宿不是万劫不复的黑暗。
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自己是何等渴望“家”的存在。就在那个森冷简陋的城堡里,无论是他牵着妹妹的那段时光,还是与那个女人争锋相对的日子。
她携着一柄剑,直接攻入他的心。
那个东方女人。他回想起来了,身边的温度好像也一点一点降低了,像是那次她们之间最后的结局。他渐渐感到怀中柔软的躯体慢慢地冰冷下去。但他好像被三女神的剪子裁去了一部分记忆,他恍然间觉得瞬息前这个女人还会吐出刀般锋利的语言,而霎那间的突然冰冷让他如置冰窟,无法接受。
“你们东方有句古话说,‘以铜为镜正衣冠,以古为镜知兴替,以人为镜明得失’,”他缓缓复诉着女人曾对他说过的话,不知是遥遥地问她,还是轻轻地问自己,“你在我这里,又看到了什么?”
仍旧没有回答,空旷的大殿回荡着他的声音。他把手附在脸颊上,冰凉的感觉一如那时他低头抵着女人光洁的额头。
他阖上了眼去,冰封般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破裂。
他从未将她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她和阿黛尔,和塞雅……和其他所有的女人不同。她是格外鲜活的,锐利如剑,无坚不摧;又柔媚如水,谁也抓不住她。她是一座苍莽的森林,没有引路的精灵,谁也窥不见她的全貌。
可她是怎么一点一点让他信任她的呢?就像信任着自己那样简单而自然。
他低声唤着她。她不该在此时睁开眼来嘲笑他的悲伤么?她应该露出她那种高高在上的讨厌笑容才对,可她偏偏没有再说什么了,他们没有说过什么夫妻之间该说的情话,可她在最后吐出了最深情的话语,然后死去了。
他的柔软最初源于阿黛尔,他的坚硬最初也源于阿黛尔。
但原纯不一样,他们如此相似。她本身就是他的坚硬,是他的盾牌,他的盔甲;她本身就是他的柔软,是他的后背,他的内心……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需要多说什么么?你需要多想什么么?一个眼神就足够了,他们本就是一体的,不是血缘所缔结的,不是关系所强制的,亦不是利益所引诱的……两匹孤狼走在一起,本就是要相互温暖的!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了无与伦比的默契了。
但他还是疏忽了……在那匹孤狼太过自然向他这匹孤狼走过来时,他忘记了她可以放弃他,丢下他,选择其他更加强大的狼群。
但是她没有。但是他忘了。她斩下了那双蒙着他眼睛的手,让他得以见到光,可他总是忘了回头,向她望一眼。
他终于得以窥见她的内心,但是他之前从未察觉,也无法在当时和之后有所回应。
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回应了。在她的运筹帷幄下,他完美地打败了政敌,但也在这场婚姻里一败涂地,在和她的对战中一败涂地,直至最后一刻。
森林的浓雾终于散去,然后一切都枯萎了。他失去了归宿,女人的眉眼在那一刻淡漠下来了。他抱着她,突然觉得这座宫殿那么冷,那么大。
一如现在,他所处的世界那么大,他所站的位置那么高,又那么冷。他不是应该足够强大了吗?可他怀里的女人还是死了,那个深爱他的女人还是离他而去了。她做到了她许下的承诺,就像那些东方的死士,不成功,便成仁。
可他呢?他爱她吗?
他轻轻摸着自己的手,那些剑茧与枪茧粗糙极了,但掌心却是柔软的。这双手拿过火统,拿过利刃,拿过笔,拿过印章,也曾握住过女人的手,也曾被女人的手握住过。他用这双手杀了无数人,也用这双手记住了一个人。可此时他的手冰冷如永夜,让他几乎都想不起被那双手握住时的温度。
他蜷曲手指,虚握成一个拳头,好像凭此便可以再次握住某个人的手。
就像她从未离开过那样。

END

===========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20)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