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别懒

“我不愿你爱我。”原纯说。
西泽尔叹了口气。他问回去:“你爱我吗?”
这句话并没有把原纯问住。她看上去有些惊讶,但西泽尔知道自己太明白这个女人了,她要是真的为这个问题感到不安,那就决计不会把她这份情绪展现出来的。而辨认她说话真实性也很简单,但凡把她的意思反过来,那就是她的真实想法了。
于是西泽尔听到了原纯的回答:“我不爱你。”
西泽尔手下刀一偏,险些把自己的指头当作水果切了。
他不愿质疑自己的评判,却不得不抬起头来,确认女人的表情以重新评判这句话潜藏的意思。但他一抬起眼来便直直撞上了原纯的眼睛,好像她早有准备似的。
西泽尔发觉了那双眼睛里转着的戏谑意味,于是他再次面无表情地垂下头去,摆弄起那些熟透了的果实来。水果们被剥去外皮后更加柔软,刀片轻而易举地破开它们的血肉,汁水盈出来,濡湿了他的指头。原纯在对面的沙发笑出声了,半晌又是一句话飘过来:“我现在愿意你爱我了。”
西泽尔手下一顿,他再次怀疑起了自己之前的评定,只好不由自主地重新开始琢磨起原纯的话语了。

评论(2)

热度(6)

© - | Powered by LOFTER